无尽之夏

[棉A]最近的距离(1)

1.

※ooc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Chris视角—

Chris是个四年级的男孩,那时候的他早就学会了装傻,那是他妈妈多次抱着他哭泣后学会的。那时候的他早就知道该怎么说才会让大人们开心,那是在他被父亲多次用棍子打后学会的。

Chris是个乖孩子,是个小太阳,能温暖别人的心。

这是Chris在那时早就听腻了的话语,他的亲戚和邻居总爱这么说,但Chris讨厌他们在说这话的眼神,像在看一个可怜的被人抛弃的小狗。

怜悯而又冷漠。

Chris最喜欢的事是上学校,因为老师会每天给他们分发棉花糖,Chris很喜欢棉花糖,外表看起来软软的,白白的,入口也是软软的甜甜的,这让Chris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。

他喜欢这种感觉,所以他总会想尽办法帮老师们做事和逗老师开心,只为了自己能多吃一块棉花糖…

Chris原本以为他会像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小学,在家承受着母亲的哭泣和父亲的打骂,在学校强颜欢笑,假装自己很活泼快乐。但有一天,他们班来了一个转校生,这个转校生跟别人不一样,他一直没有用其他表情面对过别人,包括老师,他永远都是一副冷漠模样,他叫Alan

这吸引了Chris的好奇心,于是他在下课后走到Alan身边,用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笑容邀请Alan一起玩,而Alan在得到邀请后先是一愣,然后用冷漠的蓝眼睛望着Chris,双方都沉默不语,

而Chris在看到Alan的眼睛后也是一愣,他隐约感觉到了Alan和他是一类人,他们是同一类的人。

这想法在出来后吓了Chris一跳,他慌张的咳了两声好来掩饰自己的尴尬,但这一举动却让他更加在同龄中显得异类。

就这样,在伴随着放学铃的响起,Chris笑着跟同学和老师说再见后,一人走在回往家的方向的路上,他父母没给他定校车也没来接送他,他只好走回去了。

其实Chris挺羡慕那些有家长接送的孩子的,因为他们至少能有家人陪伴,他希望家里人能好好陪陪自己,但这是不可能的。

家里永远都会罩着一股浓郁而又腐败的气息,家里的那个男人永远都只会在沙发前看电视,喝酒,而妈妈只会哭。就好像这个家是腐烂的树桩,里面的驱虫永远无休止地蠕动挣扎着,把赤裸裸的真性暴露在外,弱小而又恶心…

他的笑容渐渐消失了,他低着头沉默着,他回去后还要帮助他父亲做事,要不然等他回去晚后又是一阵打骂。

于是Chris加快了速度,没有看见那些有家长接送的同学向他的背影投来的羡慕的目光。

他多自由啊,放学后想去哪就去哪,不会有家长管着,如果我能和他一样就好了…

Chris走的飞快,他感觉自己快要飞起来了,能飞起来离开这个地方了,永远不会回来了。然后他会在一个美好的小城镇里买一栋房子,那里的人每天都会很幸福,哦,还有吃不完的棉花糖,如果真的存在就好了啊。

Chris低着头入迷地想着这些脑洞大开的东西,以至于他没看到前面的路,视野里突然多出了一个背着黑色背包的背影,Chris仔细一看发现是Alan。

他的心莫名奇妙的乱跳了起来,然而他并没有察觉。

Chris现在走的每一步都很小心翼翼,他像做贼一样的跟在Alan后面,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。就好像一个恋爱了的男孩,悄悄地跟在自己心仪的女孩后面,很近而又遥远。

夕阳西下,温暖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,拉长了两人的影子,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温暖。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,这是在Chris多次走路回家,却没有的开心感。这感觉让Chris忘却了回家后要面对的事情,于是他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了笑容,可爱而又纯真…

Alan也是飞快的走着,直直地走着,好像对周围的一切漠不关心。Chris也在后面直直地走着, 他的眼里只有Alan了,他突然想到

如果我这样一直跟着Alan,我会不会就能离开这了?去哪都好,只要能离开,只要他还在我面前走着,只要我还能跟着,那我永远不会停下,就算世界末日也一样。

当Alan停下时,Chris也站在他身边停下了,他们在等红绿灯,他们俩并排站着,一黑一白,就跟路上的斑马线一般,鲜明突出,任人们和车辆撵过,走过,时时刻刻提醒着人在这里走很安全,然后在冷漠地看着行人和车辆慢慢远去,唯留自己做着同样的事,留下自己在这个熟悉而又孤独的街上不能动弹。

Chris姑作放松地站在Alan身旁,把双手插进了衣兜,一脸开朗阳光,机械地看着指示灯,他突然希望绿灯永远不要亮起,红灯永远不要结束,他喜欢站在Alan身边的感觉,有一种同类怪物相遇的欢喜感。他心情大好的慢慢哼着歌,愉快的调子使他的笑容看来更欢快了。

Chris感觉自己离Alan又近了一步,就好像世界只剩他们两人一般,距离如此的近。

绿灯最终亮了起来,Chris立马就迈开了步,他紧张了,他突然觉得自己和Alan的距离还是那么远,就好像之前的并肩站着一起等绿灯都是幻觉,自己想的一切都是幻觉,心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告诉他

“别傻了,你还是要回去面对现实,他怎么可能和能是一类人呢?”

Chris猛的一愣,笑容僵在脸上,他低着头默默走过了斑马线,向着家的方向走去,一路上他也没有在想什么了,眼神空洞地看着路,机械地走着 。

果然自己还是一个人啊,遇到同类什么的,真的是痴人说梦…

但他没注意到的是,他的身后,一位和他一样大的男孩站在那注视着他的远去,待Chris消失在地平线时,他收回了注视Chris的目光,向着反方向离开了。

可能男孩自己也没注意到的是,刚刚他注视Chris的眼睛里满是星光,在视线离开Chris的那一瞬间星光消失了,留下了无尽的空洞和冷漠。

夕阳下两人一黑一白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地平线,留下了匆匆过路的行人和永远不能离开的斑马线。

当Chris打开房间的门时,已经很晚了,天空像墨色一般黑,只有孤零零的一轮白月挂在上面,因为这里是城市,光污染很严重,他连星星都看不到,Chris打开了灯,坐在了窗边的椅子上,他拿出功课开始写作业。

他边写边胡思乱想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事,但写的每一笔非常认真,黑色的墨印在白色的纸上,显得很单调,他看着黑色的笔迹,突然想起Alan了,那个冷漠的,穿着一身黑的男孩,明明和自己一样大,为什么眼里满是悲伤呢?

Chris心烦意乱地写完了作业,放在他那白色的书包后就爬上了床,他小心翼翼地趟在上面,怕弄疼了他背上的伤痕。

几小时前…

刚刚吃完饭,在Chris洗碗时,他们又吵架了,所有的东西都摔在了地上,母亲一直在哭,男人一直拿着棍子殴打着母亲,奈何母亲怎么求饶都不放过,Chris终于听不下去了,他勇敢地冲出了厨房的门,一把抱住母亲护在怀中,但他那瘦小的身板在男人的棍子下显得是螳螂当车。

最终,在Chris咬着牙把眼泪憋在眼眶里快要哭出来时,在Chris的手臂和背上都是红印和伤痕时男人放过了他们回房间了,Chris待在原地,母亲立马抱住了他哭了起来,母亲的声音很小很小,Chris知道如果发出一点哭声,男人又会出来打他们了,Chris也回抱了她,把头搭在了女人的肩膀上,小声地安抚着母亲。

“妈妈,没事的,我不疼,别哭好吗?都会过去的,父亲今天可能是因为心情不好而已,明天就没事了。”

说出来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,但母亲哭的更凶了,过了一个小时Chris才把母亲哄好安顿在了她的房间,一个昏暗的地下室,这是那个男人所安排的。Chris轻轻地离开了地下室他快速地洗完了碗,拿着书包上了楼,没有处理伤口地写作业然后睡觉。

Chris倒在床上,偏过头,呆呆地望着照进来的月光出神,他什么时候才能离开?为什么那个男人要这么对待他和母亲?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生活啊?为什么啊…

为什么啊…

究竟是为什么呢?

眼泪无声地落下,Chris缩起了身子,把自己裹得更严实了,他颤抖着身子缩在床上,月光静静地照在Chris身旁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4)

热度(55)